间歇性神经失常 持续性萎靡不振

【All唐山海】意乱情迷 [一发完+番外]

幕落影未遮:

➤倾国倾城倾76号的糖堆


➤美色诱惑,不要在意迷之逻辑


➤正文毕海车,番外深海车,欢迎打卡上车




========


冬日的清晨天还未大亮,路上行人稀疏,空气里飘荡着几句悠扬的叫卖声.长街末尾的76号表面华丽而安静,内里却别是一番热闹的景象.


烧的暖烘烘的炉子为整个特工总部驱逐了寒意,早早到来的小喽啰们三五一堆,悄声的谈论声四处响起.没人会细听他们都说了什么,在这每天都会被鲜血浸染的76号,众人学会谨言慎行只为了把脑袋多保住一天.


这边厢休息室里人声不断,大门口站岗的喽啰们却是被冬风吹得瑟瑟发抖口不能言.一阵哆哆嗦嗦的咬牙声中,有人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,在寒风中也听得出兴奋的语调.


“新来的唐队长你们见过没,我听说可是个大美人!”


“前些天我遇着一回!可惜就看了个背影,不过那身段,啧啧…”


“我兄弟在接风宴那天当班瞥见过,说比咱处里哪个都俏丽,看一眼都能把魂儿勾去.”


“来咱这的都得有点本事,说不定美人的本事就是勾你的魂儿呢,嘿嘿”


“被美人勾走了也不冤,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死了做鬼都风流.”


“嘿嘿说风流我还真想…”


还没说完的淫词浪语被旁边同伴大声的咳嗽打断,众人一齐噤声,望着一辆挂着日占区牌号的车擦肩而过驶入了院中.刚刚出声提醒的喽啰紧接着开口,“那是唐队长的车.”


话音刚落大门口的几只眼睛都紧紧盯上了刚停稳熄火的轿车,不想眨眼漏掉任何一个画面.在几道透着精光眼巴巴的视线中,终于有人从车上踏下,站定整理着西装前襟.那人站姿如松竹般端正挺拔,周身凝立着不可亵渎的孤冷傲气,生生让门口几人打个寒颤,却不舍得将视线移去.


唐山海下了车并未回头径直向76号走去.众人遗憾看不到正脸,目光却紧紧黏在唐山海行走的背影上.唐队长穿的用的都是他们一辈子都碰不来的奢侈品,众人心知肚明,平日里愤愤不平感叹时运不济此刻却通通缄默不能语.


这些昂贵的服饰在唐山海这般人身上才是体现出了价值.度身定制的手工西装勾勒出修长笔直的身材,贴身布料包裹下的细腰翘臀也清晰可见.一时间让人说不出衣物和人到底哪个才是奢侈品.


一直到唐山海信步走远,推门而入,消失在门口众人的视线里,跟随他的目光也是痴痴地,久久没有散去.




在特工总部76号最深处的办公厅中,陈深和毕忠良也在议论着这个唐山海.当然和小喽啰们掌握的信息不能相提并论,他们谈论的是唐山海背后的势力. 


陈深找了个舒服姿势坐在桌子上,望着毕忠良的酒柜悠悠开口,“这个唐山海,真的是李主任的远方亲戚?”


毕忠良呸了一声,语带愤懑回道,“李默群那个老狐狸哪有句实话,我看八成,那就是他的姘头.”


陈深嘿嘿一笑,低头似是回味,“唐队长那长相,也是有当祸水的资本.”


毕忠良像是想到了什么,也跟着压低了声音,“能让李默群亲自引荐到我这当队长,别说长相,唐山海这床上功夫也得是销魂蚀骨啊.”


陈深被毕忠良话中毫不遮掩的淫邪之意惊得提高了音量,“诶老毕你这话说的,难不成你还想亲自试试?”


毕忠良眯了眯眼,“怎么,你小子天天游戏花丛,还不兴我借工作之便尝个鲜了?”


“得得得,你怎么都有理,嫂子那边我可就帮你瞒这一回啊.”陈深话里满满的兄弟意气,眼神转了几圈,又凑过来道, “你要下手的时候,千万记得叫我一份…”


“…”




阳光透过不甚明净的窗子斜斜洒在对面的沙发上,暖色却带不来什么暖意.


唐山海在办公桌前没坐多久,手边泡好的茶水还滚烫的时候,就听到了敲门声.毕忠良的警卫员知会他说处座要见他.唐山海起身系好纽扣,朝那人点了点头便跟着他往毕忠良的办公厅走去.


一路上唐山海目不斜视,心里却是翻江倒海,他到76号已经几星期了,毕忠良还从未单独接见过他.不知道这次仅仅是对他工作上的问候,还是有什么试探的成分在里面.


思绪还未走远人就已经到了毕忠良的门前,唐山海看着旁边的警卫员敲门通报,“处座,唐队长到了.”


“让他进来.”


听到回应唐山海对警卫员点头示意,走上前推开了门,一举一动都展示着优雅.


毕忠良坐在文案前逆着光,唐山海站在门口只能看到他一个轮廓,看不清他的表情.毕忠良的声音带着奇怪的亲昵,“山海来了啊,过来,坐.”


“是,处座.”




唐山海转身关上门,走到毕忠良桌前的桃木椅坐下.看似端正笔直的坐姿,正巧掩饰了唐山海内心高悬的紧张.


毕忠良低头审阅文件,没有抬头看他,也没有再说话.冰凉的沉默让唐山海身体有些僵直,却也不敢变换动作,只能尽力维持眼神透露着内心的坚定.


少顷,毕忠良放下手中文件,将散落桌面的笔纸堆叠到一旁,起身缓缓走向桌前.唐山海看着毕忠良一步步靠近他,直到站在他面前,手掌可以毫不费力搭上他的肩.


唐山海心里情绪翻涌,他知道这是毕忠良的一个试探,却不知道他到底掌握了什么信息,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回应.以不变应万变,唐山海想现在绝不是暴露自己的时候.


毕忠良低头看着唐山海,掌控下的人乖顺的样子让他心情大好.唐山海此人,风华内敛,外人只得窥见分毫,又有高贵的气场作辅,闲杂人等不敢轻举妄动.但越是这样禁欲似得清冷气质,越能让心怀不轨之人产生邪恶的欲念,毕忠良便是其一.


按在唐山海肩膀上的手掌磨挲着顺着光滑的脖颈移到了脸侧,有力的手指捏住他的下巴,迫使唐山海把头仰了起来.对上毕忠良目光的一刹那,唐山海被其中热烈的欲望震的恍然惊醒,惊呼脱口而出,“毕处长!处座…”


“嘘…”毕忠良伸出另一只手食指抵在唐山海唇前,俯身慢慢接近唐山海,直到两人呼吸重叠,毕忠良侧头对着唐山海左耳轻声道,“伺候我,比伺候你那远房表叔,容易的多了.”


唐山海呼吸一滞,怎么也没想到毕忠良的思路歪到这个地步.他在心里飞速算计着得失,情色的关系或许能为他的卧底身份再添一层迷雾.唐山海眼神闪了闪,脸上现出被点破秘密的羞窘难堪,连耳垂都因毕忠良的这句话微微泛红.


毕忠良看的兴起,也满意这句试探得来的反应.初见唐山海的第一眼,接风宴几乎所有人都被其出尘绝艳的气质晃花了眼,毕忠良也愣了半晌觉得这样的人物不该出现在这遍是汉奸的酒宴上,自此存了怀疑的心思.暗地里派出监视的人不少,却没带回什么有用的讯息.


这么一个在特务处都能招蜂引蝶的美人,日常的生活简单乏味的不得了,反而不正常.毕忠良琢磨琢磨着,就想到了某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.若是李默群这个自称是唐山海远房表叔的特务高官,其实是唐山海的入幕之宾,很多事情就能解释的清了.




毕忠良很是喜欢眼下这个状态,他眼中的唐山海,已经不是初见时格格不入仿若心机深沉的特务手下,而是个清冷干净却能被他欺负的脸颊泛红的小美人.美人被他一句话吓慌了神,眼睛四处乱转就是不敢直视他.


毕忠良一只手扶着唐山海的下巴不让他低下头去,另一只手向下滑解起了唐山海的西装纽扣.甫一揭开,毕忠良就迫不及待的将手伸进去顺着腰线抚摸,感受着手下肌肤的颤抖,心中更是升起一阵愉悦.


“处座…”唐山海的声音也带着些微颤音,倒像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子一般.毕忠良望进他躲闪的眼中,在那眼底看到了点点流转的潋滟波光,恍惚有些柔情蜜意的错觉.


唐山海这容貌生的实在是好,如今就是不笑不看他,也让毕忠良觉出了点心甘情愿,听凭吩咐的模样.


唐山海垂眸咬唇想着脱身之法,下一秒只觉一阵天旋地转,他被毕忠良拉起来转身重重的压在办公桌上.还未等唐山海慌乱中开口阻止,毕忠良先凑上来,依旧是在耳边轻声絮语,“山海,我可盯着你很久了.”随着呼吸和话语落下来的,是上下其手的抚摸.




爱糖堆爱生活




下一秒陈深极有辨识性的吊儿郎当的声音在屋子里传开,他盯着被欲望浇灌的诱人的唐山海,开口却是责问毕忠良,“老毕你真不够意思,说好兄弟一起分享的呢,你竟在这里偷吃!”


“什么好事能少了你?我一早就叫二宝去喊你,是你自己不知昨晚睡到谁的床上,这么晚才知道上班.”


毕忠良整理着下身扣好皮带,转身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“不过来的正好,现在他归你了.”


 


Fin.




番外  深海




 刮开见番外




Fin.



评论

热度(3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