间歇性神经失常 持续性萎靡不振

老张的帽子为什么不会掉?

桃毛仙:

#高能预警:血腥,恐怖,恶搞,


#欧欧西都是我的,与ZRY及其所有角色无关







起因是,有基友问:老张的帽子为什么不会掉?




因为……用502粘住的吧……连头发都是假的……假头发还粘着画皮……摘帽子的时候,可以连画皮一起竭下来。




下文中的脑洞梗来自于微博《聊斋客栈》


http://weibo.com/1762257041/EvF6daQWZ?from=page_1035051762257041_profile&wvr=6&mod=weibotime&type=comment#_rnd1487801964367




1,


这事儿,得从好几年前开始说起,那时候张若昀刚开始打拼,没什么钱,住客栈的时候睡大通铺,十六个人一间房的那种。




晚上睡觉的时候把画皮竭下来,搭在晾衣架上,搞的其他客人没地方晾衣服。而且他必须最晚一个洗澡,因为他洗完了,那公共浴室也没法看了。




客栈的大堂经理是个很酷的超级大帅哥,白天被人类勾搭,晚上被非人类勾搭。不过他一概没兴趣,一脸的性/冷淡,大家对他的认识仅限于,知道他姓白,叫他白经理就好。




但是张若昀知道他是个什么东西……




因为有一回,白经理把他晾在外面的画皮给叠起来收在柜子里了,等老张尖叫着跳起来去看画皮时候,已经有折痕了。


他不是穷么,买不起质量好的画皮,而且画皮有寿命,老张一般为了节约,会用到过保质期,这不,没弹性了,有折痕。




“是他先动的手!”


张若昀跟掌柜蒲松龄投诉,白经理不但折了他的画皮,还打他!说的还挺可怜,眼泪都挂在眼眶里。




其实当时白经理也就是身段一摇,晃出了好多根尾羽,糊了他一脸毛。




问题就在于,当时张若昀画皮还没穿上,身上还是血肉白骨,毛黏在上面不太好打理……




掌柜中间调停了下,让白经理给他把画皮上的褶子熨平不就完了么!




彼时老张心里就有数了,这货是只白孔雀成的精!






本来,画皮不烫也就是有点褶子,烫完了这下可好,缩水了!




这下子张若昀真的哭了出来。


就那么一件皮子了,这可怎么出门啊,我是个演员好伐!要演戏的呀!




瞧你那点出息!


白经理“切”的一声。拿了个剪子把画皮拦腰剪开,四肢和脸全剪下来,给张若昀套上。


“多穿点衣服,从脖子包到脚踝,身上没有皮也没人知道,你只要不拍裸戏。”




张若昀想想,也只能这样了。抖出衣服裤子来穿上……




马个鸡!!牛仔裤有破洞!!




让你赶时髦啊!破洞牛仔裤!!呵呵哒!!




————后来网上老张的粉丝们看到爱豆破洞牛仔裤里还穿黑色打底裤,那是白经理帮他从隔壁聂小倩那儿借的。






2




(以下来自《聊斋客栈》原文的梗,只是为了引出一个配角)




黑白无常来扫荡跨种族交配,突击检查聊斋客栈的时候,当场抓到了两个。


一只是狐狸精,另一只披散着头发看不清楚,但是看脸型,有点扁,有点点方,反正肯定不是狐狸。




蒲松龄那个怂,颤颤巍巍从柜台里掏罚款。


白经理不答应,一把摁住他手,说:那是狐狸。




黑白无常:当我瞎?这脸是狐狸?




白经理:那是藏狐!




张若昀刚好从旁边经过,一口水喷出来————藏狐?您吹起来也是不要碧莲,那明明是只野狗吧!


仔细一看:嘿!苏三省!






3,




过了没几年,张若昀很勤快的接了不少戏,也赚了点钱,能买上几身质量不错、保质期长的空白画皮了。




那天正读着剧本,看到白经理无视人类和非人类的勾搭意向,一脸高冷的自顾自干活,算起帐来还特抠门……张若昀灵机一动,大白天的就把皮子脱了下来铺在桌上。




白经理眉头一皱,“你干嘛?大白天的裸奔,耍什么流氓?”




张若昀:“劳您驾,给我做一下麻豆,照着你的脸画,我下一个角色跟你人设挺像的。”




“你接了什么戏?”




“法医秦明。”






4,




事实上,张若昀现实中也有认识一个叫秦明的,白天是法医,晚上干的勾当……不,他们的世界里是正经买卖,卖画皮的。




张若昀穷逼的时候就靠他救济,次品画皮、打折画皮、快过保质期的画皮……都是从他这里来的。价格实惠童叟无欺。




张若昀一直挺不好意思的,就小心翼翼的跟秦明说:要不……我……肉偿?




秦明看了他一眼,快过期的二手皮子,他实在提不起性趣……


就当做做善事吧,清仓处理的皮子便宜给他得了。






张若昀最穷的那会儿,低价半买半送买了一副快过保质期的画皮,弹性都没了,那会儿接了《无心法师》,拍到后半段,皮都裂了,好在搭戏的也是个圈内人,老岳跟他假戏真做,拿针线给缝了起来。




再后来,脸上的皮也裂了,剧情倒是对的上,然而特效化妆师是纳闷的————我还什么都没干呢!


再再后来,那皮子实在是撑不住了,收工了还带着一脸“特效妆”,说他敬业他自己都不好意思。




提早杀青吧,没的搞了!




张若昀连滚带爬的逃离了剧组。






5,




也是不巧,快年底了,画皮断货,法医科收到的尸体都是不能用的次品,竭不了皮,秦明也正愁着。




张若昀来找秦明江湖救急的时候,秦明刚好接到一通电话,说某个解放前的汪伪基地挖到一具保存完好的尸体,民国时期的,估计当时是活埋的。




秦明问张若昀,下一部戏是什么年代?




张若昀:年代戏,怎么了?




秦明笑而不语,心想,看在老客户的份上,白送你一副皮!






当然,张若昀并不知道这副白得来的皮子就是民国时期活埋的那一具,只是穿上之后,皮子的主人生前的意念与思想,纷至沓来的闪现在他的脑海里,让他觉得没来由的有点沉重……




当然,他照镜子的时候,天天都被自己美到无法自拔。






戏拍了三分之一的阶段,有个重要人物出场了,那天下着滂沱大雨,大饭店的包房里,张若昀不学自来的品着红酒,额间忽然灵光一闪,看出来对面那个晚宴半途闯进来的落汤鸡,就是上次客栈里被黑白无常抓包的野狗————苏三省。




紧张的见面之后,剧组转场,清缴上海站,张若昀心里一痛,他知道这是拍戏,空包弹、糖血浆、群众演员……他知道这些都是假的,可他就是忍不住内心的悲凉和沉重,他一再告诫自己这些是假的,你是个演员……但他无论如何控制不住这种心如死灰的绝望窒息感……




以至于后来转场到了内景,他还是失手打碎了一只玻璃杯……








从麻雀剧组回来,张若昀去找了秦明,问他这皮子是不是有问题。




秦明的办公室里多了一副捂着嘴的骨架。








年底的时候,某卫视搞了个《国剧盛典》,张若昀穿了新的皮子,跟苏三省一起去的,苏三省想接着上台的机会,当场跟他再来一段对戏,被张若昀半路喊停了。




他把唐山海的皮子收在柜子里。


他把唐山海深藏在了心里。








6






张若昀后来慢慢开始有点小钱了,足够买很多不错的画皮。他刷微博的时候看到粉丝说他忽胖忽瘦,他内心只是暗爽:嘿,劳资有钱了,劳资每天换皮子!




尤其是看到弹幕说他“整容般的演技”————呵呵哒,鱼唇的地球人!




劳资明明是画皮一般的演技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……






7,




他还是会经常去聊斋客栈的。毕竟那里同伴多。




冬雷阵阵————不是好兆头。谁要渡劫?




张若昀掐指算算自己……掐个毛啊,刚渡完劫才28年,还有972年才轮到自己被雷劈!




那今天是要劈谁?






雾草!白经理!




张若昀认识白孔雀那么久,第一次见到他原型————这妖艳贱货,真TM漂亮!




张若昀被白经理的原型惊艳到了,口水都流了下来……




天降七七四十九道天雷,白孔雀躲过了前面48,最后一道无论如何避不开了,张若昀毫不假思索的合身扑上,替白经理挡下最后一道天雷。




然后……张若昀就被劈焦了……




血肉白骨……再撒点孜然和盐大概就可以上桌了




白经理戳了戳躺在地上还在对自己流口水的张若昀,说:为了报答你救命之恩,你的下一部戏,我去替你演吧




张若昀想了想,也没别的办法,烧焦的身体得等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元气。




于是把带着烤肉香味的剧本递给白经理,白孔雀接过一看————《九州天空城》




“美瞳都不用买了。”










8.






养伤的那段日子里,张若昀并闲不住,带着口罩、帽子,从头包到脚,还是出门去找秦明玩了。


说起来,早先挖出来的民国尸体,就是唐山海,自从皮子给了张若昀,并且拍最后一场活埋的戏给弄脏之后,唐山海倒也不急着找新皮。




秦明帮他把身上的腐肉都剔掉了,剩下白花花的骨架,不出门的时候也不用包画皮。






张若昀一路晃晃悠悠到龙番市警察局门口,感觉到一丝不对劲。




虽然警察局自带罡气环体,可是张若昀什么鬼啊,千年道行,又不染血腥,历来积德,并不惧怕这些,也就大阅兵的时候能镇住他,警察局算个毛


但是今天就是有点反常……






张若昀走近秦明办公室,远远就看到唐山海一身军装,还是民国的军装。




办公室里有股子让张若昀很抗拒的阳气。这阳气足的把张若昀口罩帽子都吹跑了。






秦明办公室里坐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毛头小伙子,在跟秦明拉家常。


论点是两千年尸体的维护与保养。




张若昀不太敢上去,阳气过于炙热,但是唐山海也是野鬼啊,他怎么就好端端坐在里面,还装逼,穿一身军装




秦明看到张若昀,拿了自己警服给他披上,张若昀这才敢踏进秦明办公室




唐山海看懂他眼中的疑惑,自行解释道:我虽是野鬼,可生前是忠义烈士,






张若昀转到正脸看那小伙子的时候,呀的一声




霍去病!




难怪不敢靠近,这家伙,武曲星君下凡。




难怪唐山海把军装都给穿上了




估计白经理见了他也要腿软








张若昀心想,他不是来捉妖的吧?这活儿不归他管啊,他管辟土服远、布义行刚。




小霍说:他不想吃狗粮,出来散心


 


秦明说:星君,你继续说下去啊,武帝陛下摸了隔壁李夫人的头发,卫将军怎么说?




秦明的脸上,根本不是想要调解纠纷的表情,而是看好戏的八卦脸




小霍皱着眉头:后来……我舅舅当年不是死得早嘛,还年轻,一头乌发,就把自己头发剪了一把下来,粘在陛下头上,陛下感动坏了,感动的下巴都掉了……


下巴掉在胸腔里,我舅舅给他拿出来


我进门就看到两把老骨头缠在一起……真是没眼看……


两千多岁的人了……






张若昀一边给自己嘴里塞狗粮,一边就想着,小霍也挺可怜的,一家三口住茂陵,俩老头秀恩爱秀了两千多年,有没有考虑过孩子的感受……






最后四个人搓了几圈麻将,直到快天亮,把小霍给送回去。三个人终于如释重负,解了风纪扣最上面一粒扣子。



评论(1)

热度(2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