间歇性神经失常 持续性萎靡不振

心头血【台丽】

     1.第三人称
    2.明台视角
    3.有点ooc
   

      “明台,我爱你”于曼丽掉下去之前朝他笑笑,那笑中仿佛有一丝解脱。也是,活着就已经很苦了,死亡是最轻松的方式。

       于曼丽脸上的笑一向很少,他应该是见的最多的人了,他能看懂曼丽笑起来眼睛里的光,她表现的如此明显,郭骑云那个傻子都懂了,他,明家最聪明的小少爷,怎么会不懂呢?

        不过是富家子弟的要面子作祟罢了,哪怕他是把曼丽从深渊中救出来的人,哪怕他知道曼丽心里的都是他,他还是介意曼丽的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明家的小少爷从来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,他看着曼丽眼中黯淡下去的光,心里愧疚的同时,却有一点暗暗的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 就像一个小孩子,对自己的东西有满满占有欲,你的心都是我的啦,他像拿到了费列罗的酒心巧克力一样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可你的过去不是我的呀,他像尝到了巧克力的苦涩,把一盒巧克力都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忘了曼丽不是个物品,他觉得曼丽会一直跟在他身后的,他一回头就能看见,哪怕他和程锦云结婚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对,哪怕他和程锦云结婚,他以为自己爱程锦云,怎么可能不爱呢?
          程锦云是他心中的一道光,当他被党内的贪腐打击的失去信仰之后,来带领他找到方向。所有人都这么认为,他俩在一起不过是众望所归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曼丽那么聪明,她早就知道程锦云才是适合他的人,早就知道自己会对国民党失望,所以她说,他去哪,她就去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可曼丽死去了,那么爱他的曼丽死去了,为了不连累他,被乱枪打死,曼丽那么爱美的女孩子,被埋在了乱葬岗上,连块碑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曼丽死去了,他没觉得很痛苦,只是时不时回头的时候,看不到那个袅娜的身影,他会觉得心很空,后来他明白,这是爱。


“先生?先生?您怎么哭了?”
“噢,没事,想起我爱的人了”
“那她叫什么呀?”
“曼丽,于曼丽”

“快过来,别和那个疯子说话 ”
“妈妈,那个先生说他有爱的人哎”
“什么先生,他就是个疯子!”

 

评论(1)

热度(14)